前一晚宋苡澄即便做好了防蚊措施,依旧在操场上被叮个不轻,她明明和陆瑶一样,也是跟着节奏嗨唱,受伤的却只有她。

回宿舍以后,她挠了许久不得消停,许云初看不下去对着她喷了一通花露水,自此宋苡澄人生第一次又丰富多彩了一笔。

热浪奔腾的晚风里,她和蚊子做过伴。

周一顶着蚊子包看到老板专属电梯门打开时,她望着对面镜子里脸颊上明显的红色蚊子包,还是自觉地躲到了旁边。

周四下午要出发去团建,这是易恒科技的传统,每年夏天再忙也会抽出两个工作日去休闲放松。

九月新品要开发布会,集团品宣部门和产品组在周四一早安排了会议,不可推迟,其他同事在办公室闲聊,难得放松,米欣临时叫上几个男同事去采购,带着路上吃。

宋苡澄则留在公司给米欣做些辅助性工作,为了方便大家回程自由决定行程,这次团建都是选择自驾出行。

米欣提前统计了开车出行的同事,并将其他同事分配到不同的车里,宋苡澄打好米欣事先准备的表格,又跟楼下保安打了招呼,预留了10辆车的临停车位,只等十一点产品组会议结束便出发。

今年选定的团建地点是宜市湿地森林世界,住宿安排了开元五星级度假酒店,距离南城一点五小时车程。

十点四十,米欣采购回来,宋苡澄通知大家准备下楼,等产品组同事回来都下去后,她收好定的酒店行程单拿上包下楼。

原本安排的是米欣和宋苡澄乘坐sin的车,宋苡澄自觉地按照米欣说的黑色suv找到了最边上一辆,太阳太烈,她打着伞也没仔细看,车窗暗色的玻璃遮挡住了视线,她敲了敲车窗,谢斯南从里面落下车窗,确认无误后,宋苡澄打开后座车门准备要上时,才发现后座没人。

不久前几分钟,米欣明确地告诉她外面太热,她先上车等,眼下车上没人,她倒是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找错车,但看着驾驶座上的人,她确信是sin,于是慢吞吞开口尝试性问了句,“米欣是去上卫生间了吗?”

谢斯南下巴往左侧的方向指了指,意思是她上了那边的车,宋苡澄眼下真是懵了,她准备发信息给米欣问问情况,便听到他说:“先上车。”

车门一直被打开着,外面的热浪猛烈地往里涌。

宋苡澄下意识地往后座去,抬眸的间隙发现谢斯南从后视镜里看自己,一般只有司机开车的时候,客人才坐在后座。想到这,她从后座下来,打开副驾驶车门时,像是做了不少的心理建设。

“sin,这车只有我吗?”

谢斯南车上原本只带一个人,严康晨,但是在宋苡澄坐上副驾驶的那一刻,他看到严康晨去了sin的车,于是淡淡地回:“是。”

十辆汽车排着长龙,一辆辆从大厦前的环岛驶离,宋苡澄手抓着身前的安全带,看起来有些许紧张,谢斯南看后视镜的间隙瞥到她的表情,“和我同车很不适应?”

“不是。”宋苡澄察觉到自己的紧张被发现,攥紧安全带的手松了松。

“别紧张,我的车技不比sin差。”谢斯南尝试让气氛放松些。

“你,sin?”宋苡澄短暂地脑子转不过弯,分析着这句话里的歧义,他这句话的意思应该是他和sin不是同一人,难不成他是老板?宋苡澄为自己的大胆猜想吓地冒起了冷汗,一时间都忘记她没法坐在前排座位的阴影。

谢斯南开车算不得稳当,他习惯性地以最快速度到达目的地,今日却格外平稳一些,眼看着旁边的车子经过一辆又一辆,连带着sin路过时都摇下车窗,对他作出一脸吃惊的表情。

宋苡澄这时候不知道说什么,从包里翻出手机,准备发信息给米欣,又觉得这样是不是不太礼貌,前几日眼前这位大好人还送了她学习资料。

“书看得怎么样?”谢斯南率先打破沉默。

“刚开始看,不懂的地方挺多。”宋苡澄回答地按部就班,不懂得地方岂止是挺多,根本就是无从下手,让她一个艺术类的文科学生回炉重造物理知识,简直比登天还难,但客套话还是得说,“不过还是要谢谢你......”

到这里,才发现之前叫惯了的sin已经不合适。

与其猜测,不如干脆问个清楚,“还没问怎么称呼你?”

“谢斯南。”

谢斯南三个字像炸在耳边的鞭炮一样,轰地宋苡澄脑子嗡嗡作响,眼前的人,来来回回和她有交集的人竟然是她之前的相亲对象,准确地说是她的婚约对象,一时间她呼吸不畅,口水呛在喉咙里咳了好几声。

绿灯不合时宜地转为红灯,城区主干道红灯时间很长,红灯上显示的数字99甚至都没开始往后倒退,宋苡澄心里乱作一团。

谢斯南侧身从后座拿了瓶水递了过去,宋苡澄接了过来,尝试着用力拧了两下,分毫未动,好像今日这水瓶格外和她较劲,她往前拿了一些,准备再次使力时,修长好看的骨节露于她的视线,稍微用力,瓶盖自然地垂落在他掌心,然后放在一旁置物架上,水瓶再次回到宋苡澄手里。

“你是不是早就认出我了?”宋苡澄喝了半瓶水,心情平复了许多。

“也不算很早,那天在缦禾才知道。”谢斯南如实回复,宋苡澄在公司加班的第二天,他确实问米欣要了她的简历,但当时并未往深处想,真正知晓她是宋晏清妹妹,是被挡下三杯“断片”的晚上。

“所以你送我书,也是因为我哥的关系。”宋苡澄生怕误解了他作为同事的好意,再度确认,不得不说,除却谢斯南这个名字,他在她心里的印象还是不错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我不可能是移动天灾》《韩娱之崛起》【抖趣阁】《小玉综漫世界历险记》《当社恐穿成豪门后爸

四海文学【shwx3.com】第一时间更新《他的小公主[先婚后爱]》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其他连载15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奈何她楚楚动人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其他全本45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