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采薇绶封成为合宜郡主的第二天,也是我赵家发丧的第五天。

我进了宫。

萝筠殿内摆满了盛开的牡丹,我不由自主地想起那次戚贵妃吃花的场景,打了个寒噤。

这些花难不成都用来当饭吃?

“赵谖,你真好大的胆子。”

戚贵妃掀帘而出,水晶珠帘噼里啪啦响了好一阵才停歇。

她今日依旧穿着素色的长褂,胸前挂着一串成色极好的和田玉珠链。

我当然知道她在气什么。一是我利用她重提了十多年前的谋逆旧案,二是她好不容易才甩掉李耀这块烫手山芋,而我又把李采薇和她绑在了一块儿。

我神色如常地行礼:“贵妃娘娘,气多伤身……”

她鼻间冷哼一声,手里的佛珠猛地摔在我身上,我立马弯身去接,生怕落到地上。

宫里的这两位都信佛。

佛口蛇心。

“听说那位为了你,也闯了太和殿。”

她抬手矜持地拢了拢耳边的发,“赵姑娘还真是有本事。”

我假装听不懂她话里的意思,把手里的佛珠捧上前去:“多谢娘娘抬爱。”

她慢条斯理地伸手来接,狭长的指甲划过我的掌心,杠起一道红痕。

她虚握住我的手,把我拉到她身边,唇色娇艳比牡丹更甚,她凑到我耳边,轻声道:“我是真的很想杀了你。”

我敛下眼眸,没有吭声,等着她的下半句。

她松开我的手,用力钳住我的下巴,逼着我抬头去看她,她叹了口气,有些惋惜,“但是又舍不得。”

不是舍不得,是只有我活着,他才能有软肋。

人有软肋,就会举棋不定,拖泥带水。

她盯着我的眼睛,眸中绽放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狠戾。

“把她杀了。”

“谋害皇室宗亲,是死罪。”

我没觉得害怕,任由她捏着我的下巴,“破坏两国和亲,更是……”

“赵谖!”

她用力地把我往前一拽,指甲嵌进皮肉,像是烈火烧过的刺痛,

“我平生最讨厌被人掣肘,而你三番两次试探我的底线,你当我和凤栖宫的那位一样,贪生怕死瑟缩不前吗!”

她一把甩开我,哗啦啦的碎裂声砸裂在耳畔。

破碎的瓷片,润湿的花泥,凌乱的残枝花叶,我根本来不及细看,一片冰寒就抵住我的眼角。

殷红的血滴落,滑进我的耳朵里,浓厚的血腥气味像是阴霾占据我的眼眶。

那不是我的血,是戚贵妃的血。

她不以为意,抓着瓷片的手又加重了几分力道:“杀了她!”

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手覆上她的手:“娘娘,我做不到。”

“那是陛下亲封的郡主,是金梧未来的皇妃,而我一介庶民,一举一动都在旁人监视之下。娘娘委我如此大任,我实在是承受不起。”

脸上的润湿带来的彻骨冰寒麻痹我的神经,她满目猩红,试图用粗暴狠戾的举动让我对她俯首称臣。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万古神帝》《四合院里种田人》《邪少药王》《警官杨前锋的故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