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宁瞳仁一缩,指尖用力抠住掌心,尖锐疼痛让她神智无比清醒,没有露出马脚。

“匈奴狡诈,经常扮作汉人潜行各地,陇西也曾经出过这种情况,多亏了殿下领兵御敌,才没酿出大祸。”桑宁脸不红心不跳的扯谎。

樊留光将信将疑的打量着桑宁,“是吗?”

“樊姑娘若不相信,可以去找殿下求证。”桑宁直接把难题抛给谢三,她料定了樊留光不敢去质问青年。

樊留光下意识看向立于正前,神采英拔的男子,凤眸划过丝丝不甘。

“樊姑娘,我有些累了,能否去凉亭中歇歇脚?”习武之人向来耳聪目明,桑宁知道,自己和樊留光的交谈根本瞒不过谢三,与其让这人看笑话,还不如远远避开。

樊留光不由嗤笑,炙手可热的三皇子让她引路,是旁人求也求不来的好事,桑二她从没见过这么不知好歹的女人。

“去吧。”樊留光摆摆手,示意桑宁离开。

眼见谢三没有出言阻止,桑宁悬在半空中的心终于落到实处,她拉着桑怡的手,快步走到空无一人的凉亭。

桑怡盯着那张唇红齿白的脸,张了张口,欲言又止。

桑宁明白姐姐在担心自己,但她有苦衷,实在无法据实以告。

她总不能说自己在边关嫁的男人,不是名不见经传的都头,而是尊崇煊赫的三皇子。

“姐姐,我的确见过殿下。”桑宁绞尽脑汁,这么折腾一通,她贴身的里衣都被冷汗打湿,黏腻贴在背脊,“你还记得死在战场的谢三吗?他是殿下倚重的亲信。”

桑怡顿时恍然。

怪不得三皇子对宁儿的态度如此殊异,原来与那个死去的都头有关。

谢都头既是三皇子的亲信,必定极其密切,宁儿在边关时是谢都头的发妻,人死了便是他的遗孀,岂料回到京城后,摇身一变成为未发嫁的桑二姑娘,还与探花郎沈既白定了亲,人走菜凉至此,三皇子心里能舒坦才是怪事。

桑怡怕妹妹真惹怒了三皇子,忍不住劝道:“宁儿,待会我陪你去给三皇子道歉,他序齿行三,谢都头俗名谢三,都未曾避讳,可见两人关系匪浅。”

桑宁不想与谢三多做接触,刚才谢三发疯似的揽住她的腰,险些被樊留光和沈既白瞧见,若是自己再去寻他,无异于送羊入虎口。

更何况,她了解谢三,那人对她有着远超常人理解的占有欲,隔着层层衣衫的触碰,根本无法让他满足。

反而会让他陷入更深的焦灼中,恨不得把她从内到外彻彻底底掌控。

让她臣服。

这样的谢三简直危险到了极点,桑宁呼吸不畅,闭着眼连连摇头,不敢回忆那些堪称梦魇的片段。

“姐姐,三皇子对我十分厌恶,主动道歉,是不是不太妥当?”

“怎么会?伸手不打笑脸人,你是女儿家,声誉尤为重要,三皇子也并非不通情理之辈,肯定能体谅你的难处。”桑怡非常坚持。

桑宁还想说些什么,忽见一名带刀侍卫疾步行至凉亭,正色道:“桑二姑娘,殿下请您过去。”

“不、”桑宁想要拒绝,却被桑怡打断,“莫怕,有姐姐陪着你。”

桑宁没有办法,只能鼓起勇气,跟随侍卫的脚步,一路往前走。

周围往来的宾客不知凡几,这会儿没有谢三在侧,他们不似先前那般拘束,端量的目光落在桑宁脸上,无论男女,都会愣怔片刻。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战地摄影师手札》《失忆后渣攻疯狂求复合》《网游之天谴修罗》《科普氧气有毒,全网骂我有病》《自欢

四海文学【shwx3.com】第一时间更新《二嫁帝王》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