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四海文学】地址:shwx3.com

第133章突破金丹!(五更)

渡星河回到岸上,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给夹湖寨寨主。

“我已经从虺口中知道落入水里的婴孩都有了好的归宿,它并非喜爱吃人的妖怪,而是在湖中修炼积德的妖修。只是年代久远,那些孩子的去向也不好追寻了,它只希望你们日后能在芦苇岛上建起一座它的庙,为它供奉香火,不要怕它,要敬它,它每逢新月,或者乌云遮蔽日月之时,将鱼虾赶至浅海上。实在揭不开锅的话,就寻些把重物掷入湖中,万不要再扔活人了。”

她长长吐出一口气,将最残酷的结局掩去。

妖大多凭本能做事,好奇心强,道德感薄弱是它们的特征,虺已是妖中善类,偏偏那些孩子的运气还是棋差一着。

寨民听这去而复返的女修说完,老太太已是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世间最难早知道。

“好在,好在虺大人心善……”

她撒开拐杖,跪了下来:“以前做错的,我们改!我们建庙!”

想到被投入湖中的弟弟妹妹其实是被送养到好心人手里,她满是泪的老脸上又忍不住笑起来。

渡星河侧了侧身,并不受这一跪。

她只感到不快。

剑修修行并不是非得行侠仗义,每人有自己的道,闭起门来听雨打芭蕉,坐看云卷云舒也是一种修行,还远比这过得舒心。

可她佛不起来,也当不成咸鱼。

“对不住仙人,之前我还在心里怨你怪你,这一年的鱼儿格外多,大家都说我的二娃能活,我原本以为你一句要见虺得害死二娃才恨你,你是大善人!”

当那原本仇视她的女寨民双膝一弯,要向她跪下时,渡星河心中的憋闷到达了极点。

这一口气不发泄出去,她今生就无望金丹了。

“不要跪我。”

一股无形的力将她托举起来。

渡星河敛目,声音极轻极淡:“我还有事,就不在这儿耽搁,你们保重。”

白衣仙人踏上飞剑,扬长而去。

……

“你想明白到底谁对谁错了吗?”

身后负着的重剑问。

把孩子扔到海里,是夹湖寨寨民做的。

说一千道一万,他们不把孩子扔到湖里,他们就到不了轮回院手中。

“真把我当青天大老爷了?”

渡星河笑出声,却比以往任何一声怒吼更慑人:“懒得断案,我决定到了轮回院的分舵,无论他们是要拿孩子的命去换多少人的命,只要虺送过去的孩子少了一个,我就把见到的人全杀了。”

剑灵还想嘴贱,忍住了。

——它想说你还说你不青天大老爷?

阎王殿的判官也是官呐。

……

大漠茫茫。

天笑在玉牒里曾告诉过渡星河,海主杀尽了黑齿城里的黑齿鲛人,唯独燃烧真血遁逃出来的邪丹师见过她后还活着。

好在当时她刚跟四个黑齿精卫血战完,伤重得一头一脸全是血污,脸上还有小臂长的伤口,活像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那些邪丹师根本没看清她的脸……

还有最重要的,是她进入黑齿城之前,用易容符把自己变成了明栀的长相!

冤有头债有主,最坏的结果,也是寻到九阳宗那儿去。

而当时会被那两人逮到,却是认出了她身穿的玉骨衣。

海主已经苏醒,邪丹师再丧心病狂,也暂时不敢打北溟鲛城的主意。

也就是说,渡星河只要把这防御法衣换掉,就能暂时躲避轮回院的追杀。

如果不是有天笑的情报,恐怕她会以为自己的长相已经暴露,穿着这标志性的衣衫到处乱逛。

“他的人情全是真金白银啊。”

渡星河飞过一片连绵山脉。

与她齐驾并驱的,是同样因为上当受骗,被狂扣功德而愤怒的虺。

今夜是新月,它才能出来片刻。

“你再飞快些,天一亮我就得躲起来了。”虺催促。

两边山脉退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座更高的山。

此山仿佛一面直立在漠中的墙,高处云雾飘飘,渡星河回头:“你确定孩子就是送到这儿?我师父说轮回院仇家甚多,平常行事低调,几乎没有固定据点。”

“我只是不小心受骗,不是痴傻!”

得到虺的肯定回答后,渡星河再也等不及,连同足下轻剑使出缩地成寸,在眨眼间,百里成一步,站在山门前。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其他连载15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