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文学【shwx3.com】第一时间更新《请忘记我吧,侦探》最新章节。

014.

泽法·冯·图恩和塔克西斯踟蹰了很久,最终还是敲响了那扇房门。

他听到门内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动,似乎是有谁正在穿鞋。没过多久,门被从里侧拉开了。

前来应门的,是一名拥有查罗石色眼睛的少女。

泽法几乎是脱口而出:“您怎么在这——”

——然而,当他看清那人的装扮以后,他的后半句话却哽在了喉咙里。

少女的身着一席简素的黑白调女仆装,围裙下摆与鞋跟上沾着些许泥渍。看样子,在踏入庄园的大门前,她就已经穿着这身衣服了。

她用疑惑的眼神歪头注视着泽法:“先生,请问有什么事吗?”

长雀斑的凯尔特青年将一只手放在脑后,挠了挠他的棕红色卷发,然后赤着耳根开了口:

“抱歉,小姐,因为您的眼睛实在太漂亮,我好像……把您和一位熟人混淆了。”他一面说着,一面腼腆地笑了笑,“我想见见您的主人,可以请她借一步说话么?”

女仆乖巧地摇摇头:“海伦奈小姐去一楼剧场参加音乐会了,我也不知她何时才能回来。”

“音乐会?”泽法诧异道,他浓粗的眉毛微妙地一蹙,“可是,音乐会在半个多小时前就已经终止了呀!观众们应该都回房了才对……”

“诶?演出终止?音乐会上发生什么事了吗?”

“啊,那是……”

泽法的眼里闪过一丝阴翳。他其实很害怕听别人提及有关谋杀或者死亡的话题,更不用说此刻这些词汇是从他自己的嘴巴里蹦出来的。

“海信斯伯爵死了。”他慢慢地说道,“……在音乐会上,被人毒杀了。”

女仆的思绪在那一刻停滞住了——至少在泽法看来,她那对漂亮的查罗石失神了一瞬——然后,她用肩膀倚着门框,一点一点地滑了下去,直到整个人跪坐到地面上。

“小姐……!”

“天哪…怎么会……”女仆用细若蚊吟的声音哽咽道,“您在开玩笑的,对吗……”

泽法在女仆的身侧单膝跪下,抬起一只手来轻抚起她的肩膀。

他什么也没有说。但他相信女仆会明白,自己在这个时候保持沉默是什么意思。

“他真的…呜……”少女的眼泪终于不受控制地夺眶而出。

她将脸埋进手掌心里,哭腔令她的咬字变得模糊不清,听上去就像断断续续的哀鸣。

于是,泽法就那样跪在她的身旁,拍打她的肩膀,无声地安抚着她。直到女仆的抽泣声愈来愈小……最终停止了哭泣。

女仆站起身时,正用围裙擦拭眼角。

她的眼圈仍旧红肿,但她还是扯了扯嘴角,对泽法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

“我刚刚可能是太害怕了……”她的声音依然有些发抖,“真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

“不不,我才应该说不好意思!”泽法跟着站起来,“实在不好意思,刚刚开门时冒犯到了您,还把您给惹哭了。——对了,作为赔礼,这个送给您。”

他从外套内侧的口袋中掏出一支娇艳夺目的鲜花,形状与色泽乍看有点像罂粟。

“这个是银莲花,有祛害辟邪的功效。虽然我不太信这个……不过,希望它能让你打起精神来。”

泽法说着,将那支银莲花别在女仆的耳边。灼眼的赩红与女仆深褐色的秀发相得益彰。

有一瞬间,泽法觉得自己好像并没有将那朵花插在姑娘的耳际,而是插进了松软的花泥里——那银莲仿佛活过来了一般,在土中微微摇曳了一下。

过了半秒,他才反应过来,那只是女仆姑娘正在点头。

泽法的心中忽然涌起一股莫名的冲动:他想摸一摸那孩子的脸颊,想问问那个姑娘的名字,想临走前再给她一个拥抱。

但他的指尖最终只是从她的发丝间悄悄地擦过。

“那个,也请……别太难过了。节哀顺变。”他说。

*****

【系统时19:28:40】,海信斯伯爵卧房。

“打扰了——”

阿南在管家的指引下踮着脚尖、小心翼翼地踏进房门。

她的声音听起来像个第一次跟校参观博物馆的小学生——实际上,行为也是如此。她每走一步都要停下来片刻,或是瞅瞅墙纸或地毯上的花纹,或是拿起桌台上的摆饰端详一番。

和她预期不太一样的是,伯爵的卧房虽然尺寸大了些,内设却与客房大同小异。除了窗户朝南、采光更佳以外,几乎就是个放大版的客房。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紫府仙缘》《橙红年代》【笔聚阁】《卷王的九零年代》《游戏万界之群员全是我自己

天才一秒记住【四海文学】地址:shwx3.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奈何她楚楚动人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其他全本45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