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四海文学】地址:shwx3.com

沈瑛万没料到这场晚宴会如此热闹。萧景昀这号人物留下了且不说,裴澈不多时竟也驱车赶来了,当然,他真的是为她舅父来的。

她舅父是今日一早进的府,稍晚些她出府的时间,因此未打上照面。不过她也知她舅父要来,还会带上自己的表姊,只是不知是今日,若是早些,她还可以带上她表姊去赵府和各位阿姊们认识一下。

说起她这表姊,沈瑛多有怜惜。明明是个伶俐的女娘,却过得不甚好,只因她阿母早逝,继母待她不好。沈瑛的舅父不似她母亲是个耳根子极软的人,他的续弦却是个极其善于伪装,外表柔弱实际内在极其强势之人。

这个女人手段之厉害,连她阿母这么强的人都吃过她的亏。别提一个小小女娘在她手上要怎么过活了。

小的时候,每每表姊来府时人都是蔫蔫的,白日里不敢与人说话,夜里翻来覆去地喊疼。沈母察她身上也看不出伤口,请了大夫来才知是内伤,且是常年累月积下的。对一个不到十岁的女娘这般折磨,到底是多么狠毒的心肠?沈母心疼坏了,也气坏了,好多次都想去质问她,却被大母拉住了,她大母道:“你能帮她出头一次?可能次次都替她出头?若是不然,她只能更受苦楚。”

沈母想也是,可她看见自己侄女被这般对待如何能冷静,便想去告诉她哥哥,让他休了这毒妇。

大母只道她还是太年轻,他哥哥若是想休她会待到这时?若不想休她,无论沈母怎么说都没用。且他们一家天天在一处,他能看不到女儿的变化?他能不清楚续弦的为人?这世间的男子非是个个都如沈父一般心疼孩子的,总有一些男子是只顾得自己过得好不好,不管他人死活的,孩子如何?又不是他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他能感同身受多少?

大母告诉沈母:“送孩子回去之时多备些好礼,多说些好话,多赞许她把孩子养的好,多体谅她养孩子不容易,趁机同她约定,每年孩子接过来住一段时间,替她分分担子。”

沈母照着做了,果不其然,孩子受伤也少了,性子也好多了。只是,沈母要忍着恶心与其书信来往,虚以委蛇。

幼时的沈瑛只道表姊经常来陪她玩,她非常开心,她并不明白表姊为何先是怕生,又为何性子变得越来越开朗,而后又变的极其阴郁。

后来,大概有五年的时间,她表姊都没再来过,她阿母也不在与舅父续弦书信来往。直至前些日子,舅父在书信上说他续弦生病去了,且他要务繁忙,而表姊及笄后在扬州一直寻不到好的婆家,便想送表姊来京过一段时日,让沈母帮她挑一个好人家。

沈母虽是看不上他这哥哥,但也心疼侄女,便应允了。

...

沈瑛甫一摆脱父母视线,匆匆地换了身衣服就赶去表姊的屋子。她表姊的屋子就设在她闲云阁的不远处,是转为她备的,所以这些年都是空置的。从前这屋子并无雅称,后来沈瑛识字了,为自己屋子题了个“闲云”,还不忘给她这屋子题为“晴光”。许是,她愈大了,渐渐能懂得表姊的不易,并希望她以后的征途都能晴光万里吧。

“表姊!”

“媤媤!”

五年未见的姊妹二人深深地抱在一起。

沈瑛其实很想问她近来可好,可又怕触及她的痛楚,只好无声地抱住她,倒是穆婉先问了她:“媤媤,好久不见,你过得好吗?”

沈瑛缓缓地松开了她,漾起笑容道:“我挺好的,除了偶尔要挨打外。”

穆婉掩着鼻子笑道:“看来你还是和小时候一样调皮。”她又上下将沈瑛打量了一边,“倒是越来越漂亮了。”

沈瑛也将她全身打量了一遍,道:“那我还是比不上表姊,不像表姊小时候就是美人胚子,长大后更是大美人!”

她这话说得不假,她从小到大见过不少美貌的世家女,要论惊艳的有且两人,文慧公主和表姊穆婉。穆舅父虽是长得一般,可他的第一任夫人,也就是穆婉的阿母,她可是十成十的美人,而穆婉比之她阿母,有过之而不及,更是遗传了穆家人的高挑身材,真真是明艳动人。若说文慧公主是矜贵的牡丹,那她表姊则是艳丽的杜鹃。

穆婉捏了捏她的小脸,“嘴巴也越来越甜了。”

沈瑛卖乖道:“我说得可都是实话。”

“我说两位美人互相吹嘘够了么?够了的话便随我前去宴堂吧。”来人正是他阿兄沈琦,他拱手朝着穆婉行礼,“问表姊好。”

穆婉也朝她还了礼,沈瑛则上前扯了扯她阿兄的袖子,小声问:“我可以不去吗?”

沈琦手指摇了摇,“不可,舅父点名叫你前去。”

沈瑛又问:“那宴上何人?”

沈琦道:“除去俩外人,都是自家人。”

沈瑛白了他一眼,意为:你说话怎么这么墨迹,“除了萧将军,还有一人是谁?”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斗芳菲》转载请注明来源:四海文学shwx3.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