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菜多多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四海文学shwx3.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我和井均从三号楼下来以后,就上了肉瘤脑袋的红色雅阁。

我坐进驾驶位之后把刚才的拿到的钱递给了井均:“这钱是刚才那货的,还有这车,咱们得想办法卖了。”说完,我就开始在车里翻箱倒柜,很快就在手套箱里找到了一个行驶本。

和肉瘤脑袋说的一样,行驶本上显示雅阁的车主不是他,而是一个叫做李子飞的人。

井均也没有矫情,接过钱以后对我说道:“沈大哥,这事给你添麻烦了。”

“别和我这么客气了,你也算是为我出头才惹出这么一档子事,我不能装不知道。”我说完,就发动了车子,朝着小区的门口缓缓驶去。

“沈大哥你千万别这么说,我昨天都看到了,要不是你我妈当时就被撞了。。。。。”

我看着井均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立马摆了摆手说道:“行了,不管怎么说,这事都和我有关系,现在咱俩更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先找到二强再说吧。”

据肉瘤脑袋交代,他自己是开渣土车的小头头,手底下有四五辆渣土车跟着他开工,当天险些撞到我和齐大妈的则是一个叫做二强的家伙,正隔铁路医院住院呢。

所以我和井均出了锦绣庄园以后直奔铁路医院,可刚开出去没多久,我就听井均开口说道:“沈大哥,后面尾巴。”

我闻言就看向了后视镜,发现竟然是华龙的车。

我把车靠右停了下来,本想探出脑袋和华龙说一声,但这小子不知道咋想的,一脚油门就想超过我们逃跑。

“华龙,是我!”我立马从车里面下来,对着华龙的车开始招手。

一阵急促的刹车声响起,华龙的千里马小汽车终于停了下来。

“沈主管怎么是你啊,我看着车出来了,就想着帮你盯着呢。”华龙挠着脑袋,一脸的好奇。

“行了,事都办妥了,你废心了。”交浅莫言深,我随便找个理由把华龙打发走以后,就继续朝着铁路医院赶去。

但就在我和井均赶往铁路医院的路上,肉瘤脑袋陈大猛已经醒了过来,对自己的相好吼道:“快把我扶起来,我要给飞哥打电话。”

铁路医院和火车站同隶属于银海区管辖,全称是天临市铁路职工总医院,只对铁路内部职工开放,后来经营不善被一伙福建人给承包了,但名字还叫铁路医院,只不过把职工俩字去掉了。

好在医院不大,我和井均打听了一番就在住院部的三楼找到了二强。

这货和肉瘤脑袋一样,都留着一个蹭光瓦亮的大光头,这时候还不知道自己大难临头呢,正贱兮兮的勾搭着换药的小护士呢。

“我说小钧你这手法也不行啊,看他这副熊样还是挨的轻啊。”我开了个玩笑,就推开病房的门走了进去。

这时候,小护士看到我进来以后,青涩的脸上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紧接着又很认真的问道:“你们找谁?”

而躺在病床的二强也是一愣,但他很快的就认出了我们,毕竟井均没穿军装,我的脑袋上还缠着纱布呢。

认出了我们的二强,明显十分惊恐:“你们。。。。你们想干嘛???”

我则微微一笑,对着小护士说道:“美女,麻烦你先出去一会儿好吗,我们和**有些事情要聊。”

但我说完就发现这个小护士的眼里根本都没有我,她正一脸花痴的盯着井均看呢,眼里面都是粉红色的桃心。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