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糊糊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四海文学shwx3.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结果揭晓的那一刻,整个病房里陷入死一般的安静,除去江鹿云的其他三个玩家的脸色皆变得微妙。

“怎、怎么回事?不是说能够直接查出来吗?”病房内,一个女玩家终于忍不住率先问了出来。

他们病房是两男两女,女的就是江鹿云和这个短发女生,男的除了冲锋衣男人还有一个眼神清澈得,看上去像大学生的青年。

拿出测谎仪的冲锋衣男人的唇线绷得平直,他一眨不眨地盯着江鹿云手下的测谎仪,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好了,都别在这傻站着。”江鹿云见几人一脸懵,罪魁祸首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反而笑得眯起了眼,“没有人会主动承认自己是不是精神病人,就算说的是假话,你觉得在一个高阶副本里活到现在的人没点伪装本事?”

她对着冲锋衣男人扬了扬下巴,把测谎仪扔回去:“怎么?你们这360度都透着的一股傻劲儿,还需要拿个测谎仪加道密码防窥?”

几人被她说得脸红一阵青一阵,但又无法反驳,刚才围在一起用测谎仪的确实是他们干的事,几人立在那许久,险些憋屈死。

就在江鹿云哈欠连连打算补个美容觉时,大学生打破了沉默问道:“那我们现在要做什么?”

冲锋衣男人把测谎仪收好,似有若无地撇了一眼昏昏欲睡的江鹿云,沉吟片刻道:“左右现在没到晚上,而且所有人得到的情报都还不够,我们之中拿到“真正的精神病人”身份牌卡的玩家不会这么快动手,现在病房里找找有没有线索吧。”

几根藤蔓从窗户上方垂下,交叉编织成一张吊椅,让江鹿云稳稳当当窝在里面,晒着太阳睡觉。

她丝毫不怕别人对她做什么,不过与其说不怕,还不如说不在乎,那些人她还不放在眼里。更不担心他们会有什么新线索来指认自己的身份,至于原因……

江鹿云调整了下姿势,眼睛睁开一个缝隙扫了一眼,颇感无聊地叹口气。

就这个一眼能望到头的病房,人家之所以敢把你们放在这里,就是想看互相怀疑再自相残杀,压根没打算让你们找着什么。

不过这样也好,他们继续和平共处下去,看监控的院长怕是要气疯,她就喜欢看别人对自己咬牙切齿却又无能为力的样子。

她安静地睡着,其他人不知道为什么,也不敢上前打扰她。于是等她迷迷糊糊睁开眼时,直接对上了护士的脸。

江鹿云倚着吊椅,半眯半睁地对护士打了个招呼,又微微偏头,视线绕过挡着自己的人看向病房门口。

病房门大开着,但站在那处的却不止她病房的三个人,还有隔壁两个病房的八人和负责的两个护士。

这场面……看上去都在等她睡醒起床?

江鹿云打了个响指,藤蔓解开消失,就像从未出现过,她跳下窗台,充足的睡眠让她心情变得很好,头上绽放出一朵漂亮的小花。

外面张妍挤在门缝处疯狂对她使眼色,江鹿云眉梢微挑,有些疑惑地歪了歪头。

没看懂。不过这个小姑娘和她家小猫咪一样有活力,这是好事,植物有活力才能长大,小猫咪的手下也是。

此时外面天色已暮,夕阳将整个病房染上一层橘红色。

就在这时,护士动了,她看了看时间,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现在是下午五点,晚餐时间到,马上跟着我们去饭堂用餐,一队一队跟紧,路上不要交头接耳。”

说完,她看了江鹿云一眼,语气竟颇为惋惜:“恭喜你在五点前醒来。”

而后她便头也不回的走出病房,江鹿云挑眉,若无其事伸着懒腰,在路过张妍时给了她一朵昙花。

张妍捧着花疑惑地眨眨眼,姐,这是干啥用的?

江鹿云指尖轻抵唇中,学着她的模样对她眨了眨左眼,另一只眼睛含着笑半睁着。

嘘,给你的奖励,净化土壤快些长大。

突然,前面的护士回头看向江鹿云,但江鹿云的神情太过淡定,甚至还在对着自己乖巧微笑。

护士回头,带着几人下楼。

张妍却捧着花傻傻的落后了几步,她只觉得自己的脸滚烫滚远的,一定红透了,连脑袋都有些晕乎乎的不清醒。

虽然不太明白江大佬说的“净化土壤快些长大”是什么意思,但她怎么觉得……

自己好像被美女撩了呢?

呸呸呸,想什么呢?美女,自然做什么都是美的,与众不同的,那就是一个普通的提示而已。

张妍暗自唾骂了自己几句,收起昙花慌忙跟上。

他们一直往下走,直到到达一楼。这次也没有和二楼的人碰上,甚至在经过二楼时都没能听见任何动静,静得宛若无人。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大唐:长乐请自重,我是你姐夫》《凡间狱》《我,天龙人!》【黎明小说】《水浒之宋末霸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燃心

燃心

金刚圈
★★★本书简介★★★秦沂在学校外面一个郊外的废弃小楼里遇见了纪燃新,纪燃新提出一个奇怪的要求…
其他连载16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