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后卿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四海文学shwx3.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张缝家鬼送来的小娃娃

我先遇张缝家鬼,又遇他同我说过的木下三郎,现在想要医治公输忌,还得去找那个小娃娃?!

这事儿,倒还整上闭环了?!

我有一瞬间的头痛,不过还是很快从木下三郎的言语中找到了值得留意的关键词:

“挤兑?”

“原先郎君不是说,是抽出魂魄吗?”

“如今难道说的是您没有将他的魂魄抽出,而是同他所在一处吗?”

木下三郎张了张口,原本已经准备离开的身形一顿,径直找了个椅子坐下:

“说来话长,我长话短说。”

“人类有三魂七魄,三魂,分别为胎光、爽灵、幽精。”

“三魂当中,天地二魂常在外,唯有命魂独住身。”

“天地命三魂并不常相聚首,而人类所说的抽魂魄,其实魂,除了自愿离体消散,其实是‘抽不走’的。”

“能抽走的,就只有七魄。”

“此七魄,分别为尸狗、伏矢、雀阴、吞贼、非毒、除秽、臭肺。”

“伏矢掌胃,雀阴掌男女之事,吞贼为五官,非毒掌胆,除秽为体内脏污,臭肺掌肺。”

木下三郎一溜烟的说完这些,换了口气:

“而我刚刚抽的魄,就是尸狗。”

“尸狗主气,掌管整个人体的行动,反应。所以我只抽走这一魄,挤进他身体里,他就只能内有意识的‘看’着我举动,但他自己做不了任何的反应。”

“明白了吗?”

我脑内转动,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辛苦郎君解惑。”

“不辛苦,肉体魂魄的个中关系,我也想了许久,若是早些时候,有前辈能告诉我这些,我也不至于走了那么多弯路”

木下三郎再度站起身,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

“其实告诉你这些,还有一个很大的原因——

我想告诉你,被抽走尸狗的人,是有触感的,他们只是不能举动,包括我们现在说的话,他也都是能听到的”

“所以,亲你那一口,我只是推波助澜,亲到你的人是他哈。”

这话说的,还不如不说!

我微微蹙眉,还未开口,就见面前的木下三郎咧嘴一笑,身形一震,化为一道黑烟,彻底消散于天地之间。

空中隐隐传来木下三郎消失前的笑声:

“被挤兑魂魄之人,刚开始的时候会头痛,若是得不到根治,很多人都会疯魔。”

“要想治好头痛,就去寻背刺我那个娃娃吧。”

“如果你们找到,燃香供奉我的法像,大呼三声‘五脊羡通’,我会取回铃铛,给你们治病的。”

“毕竟你们找到,也需要一些时间,我也想看看你说的‘人生痛苦’,到时候究竟是个什么痛苦法!”

狂狷的笑声渐行渐远,我终于忍不住暗骂了一声:

“煞笔。”

真不是故意,而是真的有感而发。

对方废话了半天,理直气壮无比,到最后,甚至连对方的名字都没有说

这能算是个什么事儿?!

虽然知道人生有些事情不尽如人意,但架不住这日子还真就是七零八碎。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1万字